您的位置:首页 > 消费 >

千金散尽 只为托起最美夕阳——访辽宁铁岭经济开发区靖康康复养老中心院长田力

2021-10-16 18:11:28 来源:财讯网

评论

人物简介:

田力,辽宁铁岭经济开发区靖康康复养老中心院长、铁岭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医院院长、沈阳博怡堂靖康老年医院院长。1956年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中国医科大学毕业,为沈阳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沈阳市政协委员。2009年退休后放弃安逸的生活,选择投身养老事业,创办了医养康融为一体即集医疗、护理、康复、养老为一体的康复养老医院。目前床位达到了160张,医疗用床36张。十多年来,他将老人视为亲人,处处贴心、事事周到,为所有入住老人创建了一个老有所养、老有所医的幸福快乐的养老乐园。

有一份选择最无私无畏,而又简单质朴。退休的年纪本该颐养天年,静享人生之乐,然而他却拿出全部积蓄筹建老年公寓,只为照亮160多位老人的晚年生活。

有一份坚持最矢志不移,而又日复一日。照顾年迈的老人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办养老10多年里,他持续投入了680多万元,没有一分钱盈利。但他依然无怨无悔,因为他相信,国家养老普惠政策的阳光一定会照耀到民办养老院。

有一份动员最义无反顾,而又高风亮节。他的家人开始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办养老,但他依然苦苦坚守,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理想境界,向全社会传递着崇德向善的正能量,让这份孝老大爱春风化雨,感天动地。

他就是辽宁铁岭经济开发区靖康康复养老中心院长、主任医师田力教授。

散尽家财办养老

绿树葱葱、鲜花绽放、白云朵朵、笑声阵阵……在祖国东北辽宁铁岭经济开发区帽山脚下的靖康康复养老中心,这里风光秀丽、景色宜人,每天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一百多位老人在这里颐养天年。

走进康复养老中心,忙碌中的田力坐在了笔者面前,从医生到大学教授、再到康复养老中心院长,他经过多年磨砺,睿智豁达、乐观依然。

“这些老人既像我的父母,又像我的孩子……”在田力的心里,住着康复养老中心一百余位老人。

印度诗人泰戈尔曾说过:“花的事业是甜蜜的,果的事业是珍贵的,让我干叶的事业吧,因为它总是谦逊地低垂着它的绿荫”。田力1956年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沈阳市和区十三、十四届人大代表,政协沈阳市十一至十三届政协委员

也许是因为始终奋战在医疗岗位,田力对于养老这个问题有着与别人不同的感受,他说:“工作中,我见过很多受病痛折磨的老人,因为很多因素不能好好地安度晚年,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养老院无法治病,医院无法养老。”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怀着一颗仁爱之心,2009年6月,当时还没有退休的田力教授在担任市政协委员时,就时刻关注养老和老龄事业,参与省市调研并主持沈阳市养老课题。“老年人急需医生,而大多数办养老的不懂医学。我做了四十年医生,就是想利用自己的医术治疗和照顾好老人,所以就办了医养结合式的养老院。”退休后,田力真心想为这些老人们做些什么。

听说他要办养老,家里亲戚朋友没有一个同意的。都认为办养老投资大、风险高、责任重。说田力有房有车,退休后做什么不好?可是,田力却坚持放弃可以预见的安逸生活,投身不可预见的养老创业。

办养老谈何容易?田力首先遇到的就是资金问题。他变卖家产,东拼西凑开始对原来的经济开发区养老院、敬老院进行扩建。为了节省开支,田力亲自动手冲锋上阵,人累瘦了,皮肤黑了,吃了不少苦,受了无数累,成功创办了铁岭经济开发区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和铁岭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医院,后又创办了沈阳博怡堂靖康老年医院。铁岭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医院)占地12亩、建筑面积4000多米,设有单人间、双人间、三人间、餐厅、阅览室、娱乐厅、健身房、门诊部、治疗室、理疗室、水疗室等,户外还有4800米的院落、5000米的果园,多种健身器材供老人活动和健身需要。

养老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对于田力而言,没有依靠政府一分钱,完全是自力更生。“难,非常难,缺乏资金!”每每回忆起创办初期,田力连连摇头。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汪国真的诗成了田力当时最好的注脚。

养老中心和医院集养老、医疗、护理、康复、保健于一体,常年开展住养、医疗、护理、保健、康复等多项服务,内设老年病研究所、超市等。中心特别注重人化管理,医院除了为入住老人服务外,还为周边地区的居民提供医疗护理康复保健和公共卫生等服务,尤其偏重对失能和半失能以及脑中风偏瘫、风湿类风湿、气管炎及哮喘、恶病变晚期的临终关怀以及常见多发病的诊断和治疗。

竭尽全力为敬老

“老残不孤独,人间晚辈尽儿孙;敬爱无亲疏,天下高龄皆父母。”创办十多年来,田力用真情抚慰着一个又一个孤残智障老人的心灵;用勤劳和善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爱的奇迹。在他的悉心照料下,五保老人享受到了生活的乐趣,患病老人鼓起了与病魔抗争的勇气,孤寡老人享受到了家庭的温馨。

众所周知,照顾年迈的老人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住进养老中心的老人,大多身患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其中不乏瘫痪或长期慢病老人。

“老年人工资低,孩子舍不得花钱。不少老人没有任何收入,根本不赚钱,老人看着那么可怜,你怎么收费?收900块钱都费劲。生活不能自理的我才收到1200元。”田力说。

面对养老这个无底洞,他已经投入680万元,但没有一分钱盈利,所有的运营成本来自他开设的医疗机构。

“办养老,尽管有时感觉特别后悔,但我还必须劝自己做下去!一旦不做,这些老人怎么办?”田力坦言道。“党的政策越来越好,而我们却是越来越艰难。疫情这段时间特别无助,不能出,不能进,发烧感冒咳嗽都要立即报告,否则要付法律责任,都是让家属买菜隔着大门塞进来。也没有任何人来慰问,死挺着。”谈起当前面临的困难,田力直言不讳告诉笔者。

人生不易,这世上,没有谁比谁过得更容易。无论拥有再多的钱,掌握再大的权,你都有过不去的坎儿,你总有摆不的事儿。酸甜苦辣,千般滋味,事之八九,难如已愿,这就是人生的真相,这就是生活的常态。生而为人,我们无法选择。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一边努力活着?一边痛哭流涕,一边拼命努力?

对于田力而言,生活中一切一切的不如意,终会被他用奋斗的汗水和血泪包裹起来,历久磨砺,化为珍珠,成为日后成功的勋章。

俗话讲,“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田力与这些老人毫无血缘关系,但他却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理想境界。有的老人大小便失禁,有的老人需要鼻饲管进食,有的老人需要每天进行康复训练,有的老人需要特殊饮食……一切一切的困难都没压倒田力坚强的臂膀,他带领团队对老人们嘘寒问暖,无微不至地照料,事无巨细地关怀,赢得了老人们的交口称赞,乃至热泪涟涟。针对不同的老人群体,田力还制定出了不同的“快乐”方案:对那些身体健康、行动自如的老人,他开辟专门的菜地,让老人在自耕自种自给自足的同时收获成就感;对行动不便的老人,他安排康复锻炼,学娱乐活动;对那些已经即将走到人生尽头的老人,配备专门的护理人员对老人进行生活护理和照料,并进行心理抚慰、临终关怀,让老人在最后的日子里远离恐惧,舒心安泰。 此外,田力还与多个爱心团队合作,经常组织一些爱心活动,让老人能够感受到社会对自己的关心。逢年过节,中心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制作丰富的餐食、看节目、聊聊天,工作人员与老人同乐。

在田力的脑海里,早已分不清白天黑夜。每天凌晨不到五点,田力就起床检查每一位老人的身体情况,这一趟走下来就得三四个小时,接下来就是和团队人员一起配餐、喂饭、打扫卫生。陪老人聊天,这一忙就是一整天。遇到老人突发疾病,田力经常忙到凌晨……十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田力数年如一日从没间断过,默默地以爱的暖流浸润老人们的心田,让爱春风化雨,感天动地。

呕心沥血为孝老

2021年5月,中国最新出炉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升至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升至13.50%,而十年前第六次人口普查,这两项数据分别为13.26%与8.87%。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全世界共同的主题,据测,到2050年左右,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未富先老的“银发潮”将对我国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发展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老龄化非常严重,我是越干越觉得可怕。”田力说:“现在的局面,国家投入大批资金补贴真的没有用在老年人身上。那些公办高端养老机构,有几个普通老人能受益;国家资助的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部门我们是申请不下来的,因为是:“国家有相应的补助”,而能得到指标和补助真正开展养老工作的在,领导和百姓心中都懂的。广大最底层的老年人还是很难老无所依。”田力一语中的。

田力认为,尽管养老问题高层越来越重视,但有的基层就是怕担责任,养老院哪怕一个老人不收,只要不出事就行。他呼吁,养老行业应从上到下都要高度重视。

采访中,田力举例说,民政局送来一个老人,只穿了一个背心一个纸尿裤,来了就是病危,民政局签了协议每月补助1080元,需要养老院全程负责老人看病病和养老送终。但目前的消费水,吃喝拉撒睡,一天35元怎么会够?特别是老人入院,一天用药都超千元,请个护工每天都要500元。面对老人求生的目光怎能丢下不管?田力只能自己出钱抢救。对此,田力殷切希望国家普惠政策的阳光能照到民办养老院。

在靖康康复养老中心,田力会按照老人的营养需求进行合理配餐,根据老人的生理特点补充中药膳食,为老人的健康保驾护航。在靖康康复养老中心,田力每周都会为入住老人做一次身体检查,详细记录他们的健康情况,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在老人突发严重状况时,能够依据详细的健康数据,在最短的时间内为老人进行准确诊断和治疗。

在靖康康复养老中心,老人一旦突发疾病,田力教授会带领中心大夫第一时间做好急救工作,危重病人及时转送至医院。曾有老人半夜突发脑溢血,由于急救措施的及时而挽回了命。在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入住者年龄最大的106岁,最小的30多岁,每一位均得到了最好的照顾。

风霜雪雨,斗转星移。转眼间,田力已从事养老十多年,他说:“老人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亲人,再苦再累再难,我们也不会舍弃亲人。”未来,田力将始终不忘初,带领铁岭经济开发区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和铁岭靖康康复养老中心医院、沈阳博怡堂靖康老年医院的全体员工,一如既往地为老人,特别是失能和半失能老人提供最贴心的人化服务,加强医疗与临终关怀服务,让每一位老人都能在康复养老中心度过一个最美好的晚年,也为推进我国的医养结合进程做出贡献。

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数千年血脉相承的传统美德,“百善孝为先”的孝道文明是中华儿女屹立于世界历史长河不倒的魂魄!让老人们颐养天年是一个国家最高文明的具体体现,笃志于养老事业成为集大成的功德壮举!田力把一腔浓情慢慢挥洒,真心呵护,播下孝的种子,浇灌爱的甘露,让那些饱经风霜的老人感受生活的温暖,安度幸福晚年。在这个日趋老龄化的社会,田力这份大爱弥足珍贵,滋润心田。

编者呼吁:希望有更多的能人志士能够关注我国的养老事业和养老人的艰辛和不易。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建言献策,为养老事业出一份力!

(文/周 雪)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每日推荐

图片新闻

热图推荐